欢迎进入福星凯恩公司官网!
精彩内容载入中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公司新闻

重庆比特币达人的故事 挖矿赚钱这事儿真的不靠谱

发布时间:2020-05-09 13:46:39 来源:威尼斯官方网站-威尼斯人官方-威尼斯网站网址 所属类别:新闻中心

  原标题:全国比特币圈子小有名气的兰德矿局老大: 挖矿赚钱 普通人用这招不靠谱

  ■成本:联系专业芯片制造厂家,从国外订购大量运算芯片。电费是成本的主要构成,每月10万元电费,大约占产出的10%左右,还有一定赢利空间。如果电费成本超过50%,那么挖矿就铁定亏本了。

  ■收入:每天上下午巡视一次机房,每次约一小时,其余大把时间自由安排,每月分到4000元左右。

  ■软件:下载软件,就是比特币交易和保存的钱包。下载之后,必须同步网络上近200周的交易数据才能正常使用。这个同步时间通常相当漫长,大约需要一天。下载完毕以后,需要选定一个矿池。目前国内外有众多矿池供选择,国外大型矿池很多已被屏蔽。

  ■费用:假设一张普通显卡算力是200MH/S,满载运算功率150W功率。那么,不算显卡本身成本,仅电费一项,挖矿24小时会亏损1.49元,一个月亏损44.79元。如果算上一张显卡上千元的成本,更是血本无归。

  ■假设:淘宝上一个300m的USB挖矿机大约200~300元,功率5瓦左右。冯毓鹏按这个数据进行了计算:如果不计算矿机成本,按照当前难度系数24小时不间断挖矿,每天有0.93元收益,一个月下来收益27.85元。如果要收回250元成本,在挖矿难度不变的情况下需要8个月。

  这几天,几乎所有比特币炒家神经都是绷紧的。5日央行等5部委联合印发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后,比特币价格已经从当日最高7000余元狂跌到昨日4000多元。

  “白手起家,几台电脑挖矿挣上千万身家;疯狂暴涨,3年价值翻番百倍不止……”此前,各种关于比特币的传闻牵动着普通市民的神经。疯狂涨跌的比特币,当真能让人一夜暴富?

  近日,重庆晚报记者采访了数名本地比特币资深挖矿玩家。透过他们的故事,或许你就能明白比特币让人疯狂的真相。

  “他是兰德矿局的老大啊,圈里很出名的。”12月7日,重庆晚报记者第一次与冯毓鹏见面。一同前来的比特币玩家在得知他的名号后,流露出了几许惊讶和崇拜神情,悄声告诉记者,面前这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,在全国比特币圈子里小有名气。

  玩家介绍,比特币是2009年由电脑软体计算产生的虚拟货币比特币,最早因为欧美社交媒体的喜爱以及对欧洲危机的不安,成为玩家谈资和网络支付手段,从不足一美分交易价格开始上涨,演变为全球最热门投资产品。今年,比特币受到中国玩家热炒,最高价格暴涨到1000美元以上。

  因为挖矿点不在重庆,冯毓鹏在接受采访邀请后,特地带来几款展示品,包括他创办自制的挖矿机芯片,还有比特币粉丝眼中的传说神器———美国蝴蝶矿机。他打开笔记本电脑上比特币钱包,赫然显示:89.307……按照当天比特币6000元左右价格计算,这些比特币可以在交易平台上卖成50多万元。

  获得比特币的办法有两个,一是下载软件挖矿(网络上每个p2p电脑计算产生),二是在网络交易平台买入。不过,靠单个电脑挖矿获得比特币耗时太长而且产出很低,所以,大多数人都从交易平台买入炒作。“挖比特币不是靠一个人、一点钱就能完成的,所以大家抱团。这就是矿团。”冯毓鹏口中的矿团,就是兰德矿局,是一群比特币玩家共同投资组成的一个团队。

  冯毓鹏说,他以前从事过与电子相关的工作,曾两次开办广告公司,但都以倒闭收场。今年3月,在网上无意中看到比特币新闻后,他仔细进行了研究:“这个东西有搞头。”随后,他在网上认识了国内一批玩家,大家达成一个共识:一个人挖矿没赚头,形成合力才能获利。“大家都相信我,让我牵头。”冯毓鹏说,最初大家抱团挖矿,不久整合为兰德矿局,股东51人,投资近百万元。为了控制投资风险,每个股东的股份不超过10%。“我是大股东,股份只有6%。”

  根据产生比特币的计算办法,最初4年会产生1050万个比特币,这个数值每4年减半,最终不超过2100万个。比特币目前数据结构,最小单位是0.00000001比特币,即1聪。之上还有微比特(0.000001比特币)、毫比特(0.001比特币)和比特分(0.01比特币)三个单位。挖到不足1个比特币,就可以拿到网络平台交易。所以,谁能更快挖到更多比特币,就取决于电脑配置

  高低。最初,兰德矿局打算购买国外矿机,后来发现行不通。冯毓鹏说,五六月订购的算力3G的蝴蝶矿机,在美国官方网站订购后排到几万位,拿到矿机要几个月。“按照比特币全球算力增幅和挖矿难度增幅,这种矿机几个月后就会大打折扣。”

  冯毓鹏决定自己做矿机。他前往杭州等地,联系专业芯片制造厂家,从国外订购大量运算芯片。“国内能自己生产矿机的组织不超过5个。”他扬了扬手上一块绿色电路板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这是第一批由他们自己设计生产的挖矿机,单个算力2.8G左右,耗电38瓦左右,能够大量集成运行。

  有了矿机,就需要厂房。“必须符合几个条件:不担心噪音、电价便宜等。”冯毓鹏说,按照现在的挖矿难度,他规划的矿厂预计功率200千瓦左右,相当于一个普通居民小区用电量。每月电费按民用电价计算超过8万元,按阶梯电价超过10万元。所以,他将厂房选在四川省都江堰市一座废弃塑料厂。冯毓鹏称,已和对方谈好相关事宜,预计明年初就能开工,很可能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算力的比特币工厂。

  “我对收回投资成本还是信心十足的。我计算过,电费是成本的主要构成,每月10万元电费,大约占产出的10%左右,还有一定赢利空间。如果电费成本超过50%,那么挖矿就铁定亏本了。”冯毓鹏说。

  12月5日上午,重庆晚报记者拨通廖啟龙电话时,电话那头传来震耳嗡嗡声,以至于不得不以吼的方式完成通话。见面后,廖啟龙解释,当时正在挖矿机房维护设备。

  廖啟龙,22岁,梁平人,原重庆工商大学经管专业学生,后来退学,做过多种兼职。“我想早点赚到人生第一桶金,然后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。”廖啟龙称,去年接触到比特币,意识到自己的目标可能会实现了。

  挖矿需要资金和设备,廖啟龙四处找人合伙投资。然而,几乎所有同学、亲友都拒绝了,都说他打了鸡血,搞网络传销。廖啟龙也不多作解释,“他们根本就不懂这里面的价值所在,解释也是浪费时间!”

  采访中,聊到其他话题,廖啟龙一副事不关己样子,但一说到挖矿就兴奋起来,一口一句“你知道不”,“你相信不”,不时拍拍记者肩膀,兴高采烈解释设备、原理及价格。

  廖啟龙说,他学会了调试矿机,今年初找到了投资人,赚钱方式也作改变———不再挖难度越来越大的比特币,转挖难度较低的莱特币。

  9月,投资人投入10多万元买了9台挖矿机,机房租在江北区红旗河沟一个居民小区。“租小区就是看中民用电,9台矿机加上一台用于降温的8匹空调,一个月电费1000多元。商业用电成本太高了。”

  廖啟龙的合伙人拒绝他人进入机房。11月7日下午,廖啟龙从机房特意搬出一台挖矿机,在红旗河沟渝通宾馆旁一个厂房中,给重庆晚报记者进行了演示。

  这台挖矿机其实就是一台特制电脑,机箱被改装成一个架子,架上放着6张顶级ATI图形显卡,所有显卡都连接到电脑主板上同时工作。

  廖啟龙称,莱特币目前还没有集成度很高的矿机,必须使用电脑显卡才能挖矿。要把多张显卡连接到同一台主机上,并非人人都会。所以,投资人才愿意和他合作。

  矿机24小时不停机,但廖啟龙很轻松,只需每天上下午巡视一次机房,每次约一小时,其余大把时间自由安排,每月分到4000元左右。

  他坦言不愿进机房。“那么多矿机放在一个密闭空间里,降温风扇噪音太大了。”另外,机房里的电磁辐射也不容小视。

  虽然挖的是莱特币,但他还是在打比特币主意。“比特币更成气候。”廖啟龙说,目前1个莱特币价值大约人民币195元,远比比特币便宜。他们将一部分莱特币兑换成比特币,一部分套现,剩下一部分以待升值。

  廖啟龙明白,这不是一件长久事业。“不管是比特币还是莱特币,说白了都是炒起来的,政策和大庄家的影响是致命的。”廖啟龙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一旦赚够心理预期立马闪人。“最后接盘的人多半血本无归。”

  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:就算只有一台家用电脑,一个普通人也能在家挖矿赚钱。

  在冯毓鹏指导下,重庆晚报记者下载了一个叫做Bitcoin的软件,这就是比特币交易和保存的钱包。下载之后,必须同步网络上近200周的交易数据才能正常使用。这个同步时间通常相当漫长,大约需要一天。

  有了钱包,还需要挖矿软件。挖矿软件种类繁多,普通用户在使用时需要参看详细教程。

  软件准备完毕后,需要选定一个矿池。目前国内外有众多矿池供选择,国外大型矿池很多已被屏蔽。

  他进行了一次计算,假设一张普通显卡算力是200MH/S,满载运算功率150W功率。那么,不算显卡本身成本,仅电费一项,挖矿24小时会亏损1.49元,一个月亏损44.79元。如果算上一张显卡上千元的成本,更是血本无归。

  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,淘宝上一个300m的USB挖矿机大约200~300元,功率5瓦左右。冯毓鹏按这个数据进行了计算:如果不计算矿机成本,按照当前难度系数24小时不间断挖矿,每天有0.93元收益,一个月下来收益27.85元。如果要收回250元成本,在挖矿难度不变的情况下需要8个月。

  不过,挖矿难度系数每12天增加20~30%左右。这样算下来,从现在开始挖矿,永远也别想收回成本。“普通人想通过挖矿赚钱不靠谱!”冯毓鹏说。

  “他是兰德矿局的老大啊,圈里很出名的。”12月7日,重庆晚报记者第一次与冯毓鹏见面。一同前来的比特币玩家在得知他的名号后,流露出了几许惊讶和崇拜神情,悄声告诉记者,面前这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,在全国比特币圈子里小有名气。

  玩家介绍,比特币是2009年由电脑软体计算产生的虚拟货币,最早因为欧美社交媒体的喜爱以及对欧洲危机的不安,成为玩家谈资和网络支付手段,从不足一美分交易价格开始上涨,演变为全球最热门投资产品。今年,比特币受到中国玩家热炒,最高价格暴涨到1000美元以上。

  因为挖矿点不在重庆,冯毓鹏在接受采访邀请后,特地带来几款展示品,包括他创办自制的挖矿机芯片,还有比特币粉丝眼中的传说神器———美国蝴蝶矿机。他打开笔记本电脑上比特币钱包,赫然显示:89.307……按照当天比特币6000元左右价格计算,这些比特币可以在交易平台上卖成50多万元。

  获得比特币的办法有两个,一是下载软件挖矿(网络上每个p2p电脑计算产生),二是在网络交易平台买入。不过,靠单个电脑挖矿获得比特币耗时太长而且产出很低,所以,大多数人都从交易平台买入炒作。“挖比特币不是靠一个人、一点钱就能完成的,所以大家抱团。这就是矿团。”冯毓鹏口中的矿团,就是兰德矿局,是一群比特币玩家共同投资组成的一个团队。

  冯毓鹏说,他以前从事过与电子相关的工作,曾两次开办广告公司,但都以倒闭收场。今年3月,在网上无意中看到比特币新闻后,他仔细进行了研究:“这个东西有搞头。”随后,他在网上认识了国内一批玩家,大家达成一个共识:一个人挖矿没赚头,形成合力才能获利。“大家都相信我,让我牵头。”冯毓鹏说,最初大家抱团挖矿,不久整合为兰德矿局,股东51人,投资近百万元。为了控制投资风险,每个股东的股份不超过10%。“我是大股东,股份只有6%。”

  根据产生比特币的计算办法,最初4年会产生1050万个比特币,这个数值每4年减半,最终不超过2100万个。比特币目前数据结构,最小单位是0.00000001比特币,即1聪。之上还有微比特(0.000001比特币)、毫比特(0.001比特币)和比特分(0.01比特币)三个单位。挖到不足1个比特币,就可以拿到网络平台交易。所以,谁能更快挖到更多比特币,就取决于电脑配置

  高低。最初,兰德矿局打算购买国外矿机,后来发现行不通。冯毓鹏说,五六月订购的算力3G的蝴蝶矿机,在美国官方网站订购后排到几万位,拿到矿机要几个月。“按照比特币全球算力增幅和挖矿难度增幅,这种矿机几个月后就会大打折扣。”

  冯毓鹏决定自己做矿机。他前往杭州等地,联系专业芯片制造厂家,从国外订购大量运算芯片。“国内能自己生产矿机的组织不超过5个。”他扬了扬手上一块绿色电路板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这是第一批由他们自己设计生产的挖矿机,单个算力2.8G左右,耗电38瓦左右,能够大量集成运行。

  有了矿机,就需要厂房。“必须符合几个条件:不担心噪音、电价便宜等。”冯毓鹏说,按照现在的挖矿难度,他规划的矿厂预计功率200千瓦左右,相当于一个普通居民小区用电量。每月电费按民用电价计算超过8万元,按阶梯电价超过10万元。所以,他将厂房选在四川省都江堰市一座废弃塑料厂。冯毓鹏称,已和对方谈好相关事宜,预计明年初就能开工,很可能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算力的比特币工厂。

  “我对收回投资成本还是信心十足的。我计算过,电费是成本的主要构成,每月10万元电费,大约占产出的10%左右,还有一定赢利空间。如果电费成本超过50%,那么挖矿就铁定亏本了。”冯毓鹏说。

  12月5日上午,重庆晚报记者拨通廖啟龙电话时,电话那头传来震耳嗡嗡声,以至于不得不以吼的方式完成通话。见面后,廖啟龙解释,当时正在挖矿机房维护设备。

  廖啟龙,22岁,梁平人,原重庆工商大学经管专业学生,后来退学,做过多种兼职。“我想早点赚到人生第一桶金,然后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。”廖啟龙称,去年接触到比特币,意识到自己的目标可能会实现了。

  挖矿需要资金和设备,廖啟龙四处找人合伙投资。然而,几乎所有同学、亲友都拒绝了,都说他打了鸡血,搞网络传销。廖啟龙也不多作解释,“他们根本就不懂这里面的价值所在,解释也是浪费时间!”

  采访中,聊到其他话题,廖啟龙一副事不关己样子,但一说到挖矿就兴奋起来,一口一句“你知道不”,“你相信不”,不时拍拍记者肩膀,兴高采烈解释设备、原理及价格。

  廖啟龙说,他学会了调试矿机,今年初找到了投资人,赚钱方式也作改变———不再挖难度越来越大的比特币,转挖难度较低的莱特币。

  9月,投资人投入10多万元买了9台挖矿机,机房租在江北区红旗河沟一个居民小区。“租小区就是看中民用电,9台矿机加上一台用于降温的8匹空调,一个月电费1000多元。商业用电成本太高了。”

  廖啟龙的合伙人拒绝他人进入机房。11月7日下午,廖啟龙从机房特意搬出一台挖矿机,在红旗河沟渝通宾馆旁一个厂房中,给重庆晚报记者进行了演示。

  这台挖矿机其实就是一台特制电脑,机箱被改装成一个架子,架上放着6张顶级ATI图形显卡,所有显卡都连接到电脑主板上同时工作。

  廖啟龙称,莱特币目前还没有集成度很高的矿机,必须使用电脑显卡才能挖矿。要把多张显卡连接到同一台主机上,并非人人都会。所以,投资人才愿意和他合作。

  矿机24小时不停机,但廖啟龙很轻松,只需每天上下午巡视一次机房,每次约一小时,其余大把时间自由安排,每月分到4000元左右。

  他坦言不愿进机房。“那么多矿机放在一个密闭空间里,降温风扇噪音太大了。”另外,机房里的电磁辐射也不容小视。

  虽然挖的是莱特币,但他还是在打比特币主意。“比特币更成气候。”廖啟龙说,目前1个莱特币价值大约人民币195元,远比比特币便宜。他们将一部分莱特币兑换成比特币,一部分套现,剩下一部分以待升值。

  廖啟龙明白,这不是一件长久事业。“不管是比特币还是莱特币,说白了都是炒起来的,政策和大庄家的影响是致命的。”廖啟龙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一旦赚够心理预期立马闪人。“最后接盘的人多半血本无归。”

  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:就算只有一台家用电脑,一个普通人也能在家挖矿赚钱。

  在冯毓鹏指导下,重庆晚报记者下载了一个叫做Bitcoin的软件,这就是比特币交易和保存的钱包。下载之后,必须同步网络上近200周的交易数据才能正常使用。这个同步时间通常相当漫长,大约需要一天。

  有了钱包,还需要挖矿软件。挖矿软件种类繁多,普通用户在使用时需要参看详细教程。

  软件准备完毕后,需要选定一个矿池。目前国内外有众多矿池供选择,国外大型矿池很多已被屏蔽。

  他进行了一次计算,假设一张普通显卡算力是200MH/S,满载运算功率150W功率。那么,不算显卡本身成本,仅电费一项,挖矿24小时会亏损1.49元,一个月亏损44.79元。如果算上一张显卡上千元的成本,更是血本无归。

  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,淘宝上一个300m的USB挖矿机大约200~300元,功率5瓦左右。冯毓鹏按这个数据进行了计算:如果不计算矿机成本,按照当前难度系数24小时不间断挖矿,每天有0.93元收益,一个月下来收益27.85元。如果要收回250元成本,在挖矿难度不变的情况下需要8个月。

  不过,挖矿难度系数每12天增加20~30%左右。这样算下来,从现在开始挖矿,永远也别想收回成本。“普通人想通过挖矿赚钱不靠谱!”冯毓鹏说。

  昨日下午,家住江北区的张荣伟看着国内某交易平台比特币4000多元的价位,稍稍舒了口气。虽然还是低于他的买入价,但总算涨回了一点。5日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印发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后,国内外各大交易平台比特币价格暴跌震荡。

  近日,重庆晚报记者采访了江北区一名比特币玩家。透过他和其他玩家的故事,或许让你更能明白其中的风险。

  玩比特币的人中,更多属于炒币一族,没有技术门槛,没有涨跌限制,一台电脑、一个网上钱包,就能参与比特币交易。

  12月5日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印发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。当天下午4时至5时,29岁的比特币炒家张荣伟经历了一次过山车———短短1小时,国内交易平台比特币价格从7000余元暴跌至4000多元,随后反弹到6000元左右后,再次跌回5100元左右,最后维持在6100元左右。

  “五委部通知一出来,比特币应声暴跌。我只是犹豫了一分钟,再想脱手已经来不及了。”张荣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。当时,他的钱包里有5个多个比特币(注:按比特币生产规律,不足一个也可交易),是在5600元买入的。刚看到比特币暴跌时,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卖出,但就在他考虑的不到一分钟时间里,比特币飞流直下5000元。大约半小时后,比值开始反弹,重新涨回到6000元左右。“当时没有其他利好消息出台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:有大量炒家或者大庄家趁暴跌抄底。”张荣伟说,暴跌过后才知道,央行等五部委发布了风险通知。“当时根本没人知道会在4000多元反弹。”

  张荣伟说,这样的心跳经历不是第一次了。比特币没有涨跌限制,狂涨和狂跌,每一秒都能刺激神经,没有好的心理素质,绝对承受不了这样的大喜大悲。

  “我不敢投入太大。”张荣伟说,他在铁路系统有一份固定工作,炒币更多是玩票性质。今年10月底,他开始炒比特币,每次投入万把块钱,是圈子里标准的散户。因为赶上了头两个月的大涨行情,总的来说赚了2万多元。

  在这个圈子里,他听闻过各种暴富传说:有人卖掉了两套房子,套现百余万元炒币,短时间内翻了几番,然后潇洒脱手,消失。

  “我和很多人都明白,暴富传说只能听,不能太当真。”张荣伟说,他第一次买比特币,就是看到今年10月底比特币还在800元左右,到11月6日就涨到1600元左右。于是,他认为比特币还有上升空间,就买了约6个比特币,3天后在2400元价位抛出,收益5000余元。

  尝到甜头的他,又在11月中旬2200元价位时买入约10个比特币。11月19日,张荣伟从前晚10时到早上9时一直没睡,终于等来了炒家们盼望的利好消息———美国有关方面听证会首次公开承认比特币是一项“合法的金融服务”。虽然美国有关方面并没有承认比特币是一种“可以用于支付的计量单位”,但当日,比特币价格暴涨,从3000元涨到7000元上下,张荣伟在5000元左右时抛掉部分比特币,净赚1万多元。

  张荣伟说,很多散户和他一样,自从炒比特币后,经常睡不着觉。为此,他也曾给老婆讲解过不少比特币常识。不过,老婆最终还是没有产生什么兴趣,对他炒比特币的态度是:“不支持,也不反对。”

  如此惊险刺激的比特币,有多少人参与其中?在张荣伟的指引下,重庆晚报记者通过QQ搜索比特币关键词,搜出13页、超过500个比特币交流群,不少交流群人满为患,加入时群主会提示本群已满,建议加入其附加群。

  重庆晚报记者选择加入了一个名为“重庆比特币交流群”发现,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进入,大部分都是对比特币一知半解的新人,询问挖矿与炒币能否赚钱等问题。另一部分则是所谓资深玩家,会就目前行情进行分析,甚至有给出所谓内幕消息,预言当天价格会有怎样的涨跌幅。

  “所谓内幕消息,根本无法相信。”张荣伟说。据他了解,一些庄家持有大量比特币,只需控制其中一小部分不进入交易市场,比特币价格就会坚挺上扬。反之,则会暴跌。因此,不管你加入再多论坛、QQ群、微信圈,了解到各种所谓内幕消息。“其实,我的命运就掌握在这些大庄家手里。”

  “影响比特币涨跌的另一个主要原因,是官方态度。”一直声称绝对不炒币的兰德矿局老大冯毓鹏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无论是挖矿还是炒币,官方态度十分重要,一旦各国通告比特币比不能作为货币流通,比特币就可能变得一文不值。

  5日中国央行发布通知风险,6日百度宣布停止接受比特币……接下来还有多少利空消息?张荣伟说,炒家都不知道。这几天,比特币相关交流QQ群、微信群中也传出消息,部分大庄家大量抛售比特币套现。很多比特币交流群均以公告形式,提醒玩家注意风险。

版权所有 威尼斯官方网站-威尼斯人官方-威尼斯网站网址 豫ICP备08100802号-1
销售热线:0371-27288388 / 27288999 24小时售后服务热线:400-008-0378 传真:0371-27288123
公司地址:河南开封市尉氏永兴北街


工商网监